第7章 沐鸣网页版(中国)有限公司----小丈夫(1/61)

沐鸣网页版(中国)有限公司 !

“对面是什么?我现在渴望爱情吗?”李明熙问。

“至少你现在经历过爱情了吧?”

李明熙哽咽,小丈小丈“你说得对。”

李茜撑起下巴,小丈小丈盯着她问道:“让我猜猜,你现在只有爱情,你现在才开始明白你的心思吗?”咦,我从来没见过女人长这么晚。现在小学生都知道自己恋爱了?"

李明熙白了他一眼:“这跟开悟没关系。”

“哦,没遇到合适的人。”李茜开玩笑地笑了。

李明熙非常赞同这句话。她真的没遇到让她心动的人,就一直拖到现在。

但是,她现在年纪越大,越怕自己乱来。

“行了,不说别的了。你不想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叫你来这里吗?”

“是为了什么?”

正在这时,服务员推门进来为他们服务。

李明熙从茶杯里喝了口茶,问道:“你猜我是接受你还是拒绝你?”

“我太迷人了,你必须接受我。”李茜漫不经心的笑道:

李明熙点点头:“你说得对,我接受你。月底结婚吧。”

“噗——”李茜吐出茶。"咳咳…对不起,你说什么?"

李明熙笑着说:“你没听错。我同意月底和你结婚。”

李茜惊讶地看着她: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想清楚?”

“非常清楚。”

“两位,请慢用。”服务员把菜收起来,恭恭敬敬地走了出去。

包厢门一关,经理就过来了,小声对服务员说:“老板找你。去他办公室。”

服务员不明所以,一头雾水,朝着老板的办公室走去。

敲了敲办公室的门,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:“请进。”

服务员推门进来-

“老板,你想见我?”

萧郎坐在办公桌前,用手指敲着桌面。

"你刚才招待的那位客人说了什么吗?"

“是的。”虽然服务员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,但他还是诚实地回答了。

“他们说什么?”

服务员想了想,简单地重复了他们说过的对话。

“我进去的时候,正好听到那位女士说,你猜我是接受你还是拒绝你?”

“然后那位先生说,我太迷人了,你一定是接受了我。”

听到这里,萧郎的神经很紧张。

“那么,那位女士说了什么?”

“她说,你是对的,我接受你,我们月底结婚吧……”

萧郎霍地站了起来!

“你说什么?!"他盯着服务员。

服务员缩了缩脖子:“老板,我说的都是原话,一字不差……”

“再说最后一句。”

“那位女士说,你说得对,我接受你,我们月底结婚吧。”

“不可能!她不会这么说的!”萧郎冷声否认,“你听错了吗?!"

看萧郎的脸色如此糟糕,以至于侍者对他们的关系毫无好奇心。

他小心地低下头说:“老板,我没听错。那位先生也认为自己听错了,他确认了两次,那位女士的回答是肯定的。”

这一夜,小丈君齐家自然要在这里过夜。

这里有许多房间,小丈所以丁安排他睡在古晓的房间里。

她帮他铺床。“今晚你就睡在这里。”

“我和你睡。”君齐家完全不领情。

“不,你睡这里。”丁对说,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君齐家很郁闷。

丁干脆在卫生间洗了个澡,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。

躺在床上,她期待着明天。

希望有人能治好她...

想着这个,丁就困得晚了。

睡得迷糊,她觉得身边有热源,床好像越来越窄。

有人在移动她的身体...

这种熟悉的感觉...丁突然睁开眼睛,看见在他身边。

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她惊讶地问。

她记得她关了门。

“走出门。”君齐家用双手抱住她的身体,呼吸灼热。

丁靠在胸前。“我锁门了。”

“我可以打开它。”

她不知道他有这个能力。

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不要睡好。”

“我睡不着。”没有她,他根本睡不着。

“爱床?”

“恋人。”

丁无言以对。“回去睡觉吧,太晚了。”

“就在这里。”小君·齐家更多的是拥抱她,用行动显示他的决心。

丁夏楠推了几下也没推开,就走了。

“随便你,你想睡在这里就睡在这里。但是你能让我走吗?你这样抱着我我睡不着。”

“睡不着吗?”君齐家答非所问。

“你这样抱着,我当然睡不着。”

他突然翻身压在她身上。“我也睡不着。我们干点别的吧。”

丁低头吻着她的唇时,正处于戒备状态。

他熟练地把手伸进她的睡衣,抚摸着她的身体...

如果她不理解她对幸福的明显渴望,那她就是个傻瓜。

丁夏楠顶住了他,但她的身体却更加老实,反应也很快。

琦君双手按在两边。他盯着她,喘着粗气:“你想。”

丁很恼火。“我没有!”

“骗人!”

“我没有,放开我。”

“不放。你也要。”君很有野心,丁却羞愤交加。

他低下头,再次吻她,不给她说话的机会。

丁的挣扎越来越无力,很快就沉溺于热情之中...

漫漫长夜,很晚了。

丁直到天亮才休息。

第二天太阳升到空的时候,她迷迷糊糊的醒了。

她下意识地侧身看了看床,那里除了她没有别人。

凌乱的床显示了昨晚的疯狂。

丁捂着脸,她怎么能这么不争气,竟然在后面摔倒了?

“起来吃饭。”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。

君齐家穿着便装端着一碗粥进来了。

丁拿着被子爬不起来。“你先出去,我要穿衣服。”

小君齐家把粥放在屋里的桌子上,然后拿起里面的裤子和睡衣放在地上……

“我不要这些,已经脏了。”丁对说道。

琦君收起衣服,打开衣柜。“你想穿什么?”

“我自己来,你先出去。”

琦君眨了眨眼睛,没有强迫它。“好。”

!!

当他出去的时候,小丈丁正好撑起他那酸痛的身体,小丈结果,他就晕到了一起。

营养不良是她现在的情况。

她花了很长时间才习惯头晕。

她找了一条及膝的裙子,看了看桌上的粥。

粥吃起来有点焦,但是她很感动,他又亲自给她做饭。

丁夏楠正发呆地看着粥,君齐家又进来了。

“先吃点东西。”他对她说。

“吃饭了吗?”

“你吃,我就吃。”

丁夏楠不再废话,习惯坐下来慢慢吃。

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。她早上起床一定要先吃饭,不然没力气洗。

丁讨厌一边吃一边节食减肥的女生。

她想吃就吃不下,但是他们能吃也不会吃。

要知道,吃的不好,吃的太少,各种身体问题都会出来。

只有健康才是最重要的。

丁夏楠辛辛苦苦吃了半碗,又觉得吃完会吐,于是放下勺子。

“我不吃了,去吃吧。”

君齐家没有强迫她。他拿着她的剩菜转身出去了。

丁把洗了出来,他还在吃饭。

一锅粥,他几乎吃完了。

“你说的医生什么时候来?”她问他。

“一段时间。”小君齐家解决了粥,去洗碗了。

丁在家里翻找着一袋茶叶,打算等有人来了再泡一壶茶。

她来这里买这茶。就是普通绿茶。招呼客人有点寒酸。

但这是她仅有的。

丁刚准备好茶壶,就听到外面有车停下来。

琦君走出来,“我去开门。”

丁跟着。

当门打开时,她看到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从外面的车上下来。

丁睁大了眼睛:“爷爷?!"

来人是的爷爷,丁也认识他。

她知道爷爷是医生,但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的具体事迹。

没想到小君齐家会找他来治疗她。

萧泽新慈祥地笑了笑:“这里风景不错,南夏在这里疗养也不错。”

丁病愈。“爷爷,请进。吃过早饭了吗?”

“我吃过了。”

萧泽新走进院子,看了看。他在这里很满意。

这个地方闲适。

进入客厅后,丁去烧水泡茶。当她知道来人是爷爷的时候,一大早就出去买点吃的,煮一会儿。

刚沏好茶,小君齐家进来帮她端了出来。

喝完茶,萧泽新笑着跟他们聊了一会儿,才说起丁的病情。

“我现在给你简单检查一下,我对你的情况不是很清楚。”

丁夏楠点点头:“好。”

萧泽新带来了带着简单器械的药箱。

他给她做了检查,看上去有点严肃。

看到他这样,丁和曹军都有点紧张。

“怎么样?”君齐家低声问道。

萧泽欣摇摇头。“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。”

丁的心一沉,但她什么也没表现出来。“爷爷,治不好也没关系。其他医生也说治不好。”

萧泽新说的是实话:“不容易治愈。你患的是心脏病,心脏病需要心脏病药。等你解开心结,估计就好了。”

!!

小丈夫

“心结?!"丁不明白她在想什么。

萧泽新笑着说:“你不知道你的心是什么,小丈更不知道我。”

“我没有心。”

“也许吧,小丈但你不知道。”

丁无言以对。

琦君看着她,她的眼睛是黑色的。“你最好什么都不要想。”

她知道,却不知道自己心里在乎的是什么。她该如何避免?

萧泽新安慰他们:“不要想太多,顺其自然。也许我很快就会恢复。”

“不行怎么办?”君齐家关切的说道。

萧泽新笑着说:“不行,不行。夏楠的身体很好。身体好就好。”

然后,萧泽新说了一些注意事项,丁一一记下。

总的来说,她需要放松,顺其自然。

即使短时间内无法恢复,也要放松心态,让自己吃得更顺畅。

中午吃过饭后,萧泽欣离开了,但君齐家仍然没有离开的打算。

“你不去吗?”丁夏楠问他。

琦君摇摇头。“我不去。”

“呆在这里没用。你爷爷说我的病可能治不好。”

“我不管你的病。”

丁夏楠眼中微微一闪,她知道小君齐家是个好人。

他越优秀,她越自卑,越觉得自己配不上他。

“不管你在不在,我都会取消和你的婚约,所以你这样做是没有用的。”

琦君皱起了眉头。“如果你准备好了呢?”

“嗯,我不后悔和你解除婚约。”

“你一点都不在乎我?”

丁淡淡的目光垂了下来。“我们认识时间不长,感情也不太深……”

君抿了抿嘴唇,丁说他很不舒服。

但即便如此,他还是会留下来。

他已经认出了她,所以他不会放手。

“我不走。”他突然坚定地说,没有人能阻止他的决定。

丁叹了口气,他为什么要这么执着?

但是她想,他现在有些舍不得。等久了,他大概会厌烦她。

“随便你,反正我的心不会变。”丁淡淡地说道。

说完,她转身去卧室休息。

因为缺乏营养,她不仅虚弱,而且困。如果她睡眠不足,她就没有精神做其他事情。

丁起床前睡了好几个小时。

当她醒来时,已经是下午了。

她从卧室出来,突然发现客厅变了。

旧沙发换了新的,电视机也换了大一点的。

还安装了空键。

六月齐家正在给几个工人钱。当他看到她出来时,他只是看着她。

工人们走后,丁皱着眉头问他,“谁让你在这里换家具的?”

“我没有丢,在那个房间里。”他指着一个房间。

丁无奈。“下次不要这样了。这里的一切都是爷爷的东西。我不想改变它。”

“好。”

这时,一个中年妇女端着食物从厨房走了出来。“二少爷,二主妇,该吃饭了。”

丁大吃一惊。

她认识她。她是阮家的仆人,小时候偶尔会去厨房。

琦君解释道:“她将来会照顾我们的。”

“不,我能照顾好自己。”丁对说道。

琦君坚定地说:“你有责任养好你的身体。”

!!

“君琦君,小丈这是我的家,小丈你要尊重我的意见。”

“我是你未婚夫。”

能照顾她的是她的未婚夫吗?

丁夏楠想说她已经取消了婚约,但他肯定会说“他不同意”。

算了,别在这些事情上浪费口舌了。

“总之,你应该早点离开。你不走,我就走。”她直接说。

“你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。”君齐家更直接。

丁愣了一下。他是认真的吗?

不会,他肯定会烦的。

看,过几天他就要抛弃她了。

丁不再说什么,而是直接去吃饭了。

仆人做了很多好吃的,都是清淡养胃的。

丁也没有亏待自己。她什么都吃一点,一点就是一口。吃完后,她就没胃口了。

她放下筷子。“慢慢来,我吃饱了。”

六月齐家的眉头皱了起来,他可以捏死一只苍蝇。

他没想到她的胃口会变得这么差。

小猫吃的比她多。

“你多吃点。”他平静地看着她。

丁摇摇头。“我再也吃不下了。”

“可是你吃得太少了!”

“我知道,但是我就是这样,胃口越来越小。你还不明白吗?吃饭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。”

君齐家不禁生气了,“又疼又想吃!不吃,身体就垮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丁很平静。

“你知道你吃的不多!”琦君说得比平时多得多,“即使味道不好,你也应该多吃点。”

丁叹了口气。“你说的我都知道。我已经尽力吃了。”

“尽力是几个?!"

“我出去一会儿再来。”丁突然起身,拿了钱包就走了。

琦君正忙着跟踪她。“我也去。”

“我刚出去买点东西,你去吃了。”

“我陪你!”他的态度很坚定。

他担心她一出去就不回来了。

他不得不跟着,所以丁不得不让他跟着。

丁没有去过这个小镇,她只在附近的菜市场买过菜。

这个城镇很安静,人很少,车很少,天气也很好。

丁走在路上,寻找两旁的店铺。

她在买食用蜡,在小超市买之前找了很多店。

她买了一点,琼·齐家付了钱。

“你买这个干什么?”君齐家很好奇的问。

“你回去就知道了。”

回到家,给丁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,然后拿出她买的食用蜡。

她打开包装,用小刀切下一小块食用蜡,放进嘴里。

“你在干什么?!"君齐家抓住她的手。

“吃这个没问题。”丁夏楠张开手,把食用蜡放进嘴里,吃了两次。

她吃饭时没有皱眉。

她喝了一口水,然后切了一小块递给了他。

“你吃。”

琦君很困惑。“你拿这个干什么?”

“看味道如何。”

君齐家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他接过来直接吃了。他嚼的时候,忍不住皱着眉头。太难吃了,一点味道都没有。

丁看着他的反应。“这就是我吃饭时的感受。”

六月齐家的眼睛是黑色的。

“很难吃吧?”

"..."是的,味道很糟糕。一口之后不想再吃第二口。

!!

比如嚼蜡,小丈就是这样。

丁无奈地说:“不是我不想吃,小丈而是我真的吃不下。能吃多少?”

君齐家无法回答。

“但是我已经习惯了。”丁微微一笑。

俊浩突然抓住她的手,心里充满了遗憾。“没想到会这么严重。”

“其实,并不严重。不要想太多。”

“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。”

“没用,我爷爷没说,看我自己了。”

“你的心脏病是什么?”问君齐家自理。

丁夏楠愣住了,她不知道自己的心脏病是什么。

琦君抓住她的手:“仔细想想,只要你解决了你的心脏病,你就会康复。”

“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心脏病是什么……”

“没关系,慢慢想。”

丁夏楠点点头:“我会慢慢想的,你不用担心这个。”

尸体是她的。其实最紧张的人是她自己。

她不想伤到自己的身体。

突然,六月齐家牵起她的手,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。

丁夏楠的身体微微颤抖,他想把手抽回来。

琦君紧紧抱住:“夏楠,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跟我回家,我陪你治疗。”

丁摇摇头。“我不会跟你回去的。这里很好。我会留在这里。回去吧,你有工作。”

“那我也在这里。”君齐家决心说。

“不,你有工作。”

“工作可以在这里做。”他的工作很简单,就是画一个设计稿,到处都一样。

“为什么是你?如果我的病不好,我就不同意和你在一起。”

“我和你在一起。”

她没有和他在一起,所以他和她在一起。

“君琦君,我是认真的!”丁认真地说。

琦君的眼睛又黑又暗。“我也很认真!”

"..."丁的心里又感动又难过。

他为什么要守护一个只剩下骨头的女人?

她现在真的很丑。

丁突然感到一阵悲伤和愤怒。她甩开他的手,站了起来。

脱下外套,她只穿了一条吊带裙。

指着她凸出的锁骨和脖子上的青筋,她难过地说:“你看清楚了,我现在真的很丑,我还会继续丑下去!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好的?不值得你浪费时间!”

君齐家盯着她的身体。

她本来很瘦,现在更瘦了。

她的身体几乎每天都在快速消瘦。

俊浩起身抱住了她。“我不是不喜欢。”

丁的眼睛湿了。“你就是一根筋,太笨了。”

“你也傻啊。”

丁的心中惊呆了。

她几乎软化,不顾一切地拥抱了他。

不,你不能这么自私。

丁把他推开,转身跑进房间,锁上门。

她靠在门上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以免眼泪流出来。

丁夏楠从不相信眼泪,所以她讨厌哭。

只是,真的很难受很难过...

要是她没有这种怪病就好了。

“南方的夏天。”外面君敲门,而丁却不为所动。

他敲了一会,然后没敲。

丁走到床边坐下,他的身子倒了下来,他疲惫地闭上了眼睛。

!!

小丈夫

然后她做了一个梦。

梦中,小丈娶了阮为妻。

她努力睁大眼睛,小丈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。

但她看不清自己的脸,但直觉告诉她,那个女人不是她。

在梦里,丁对感到十分焦虑和痛苦。她试图阻止他们,但她全身无法动弹。

君齐家,不要娶她,不要...

不管她怎么喊,他都没听见。

她只看到他挽着新娘的胳膊,越走越远。

琦君-

她大叫一声。

突然,新娘停下来,慢慢回头看着她…

丁夏楠一直盯着她。就在她想看清她的时候,一阵剧痛把她惊醒了。

“醒了?很快就好了。”一个奇怪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。

一分钟后准备好什么?

丁的目光又回到了清明,她清楚地看到,房间里站着两个人。

一个是阮,,一个是中年妇女。

她正拿着注射器在胳膊上打针。

丁皱了皱眉头。“我怎么了?”

她一发出声音,就感到头痛和喉咙痛。

医生笑着说:“你发烧了,你很困惑,不知道。”

她发烧了?

“好的。”医生拿回了注射器。“我给你挂上点滴。你的身体太瘦了,需要一些营养液。”

医生忙了一会就走了。

丁躺在床上,手背上湿淋淋的。

琦君在她旁边坐下。“你现在想吃吗?”

丁想了一下,点点头:“好。一碗粥就可以了。”

“我去给你拿。”

君齐家很快。他很快端来一碗粥。

丁在他的照料下吃了半碗。

只要她能吃,她就会趁机吃。

俊浩不强迫她多吃。“医生说你应该好好休息几天。这几天我会照顾你的。”

丁夏楠并没有逞强。“谢谢。”

“我不是说谢谢。”

“习惯了,就当没听见。”

然后两个人沉默了很久。

正在丁困的时候,突然大声说:“你做了什么梦?”

她醒了。“什么?”

“你刚才在梦里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想起丁的梦,觉得好笑,她怎么会做这样的梦?

但是梦里的痛苦是真实的...

如果他娶了别人,她真的会很惨。

丁夏楠的神色黯然。“我忘了。”

琦君不再问:“休息一下,我会看着你的。”

经常看点滴,不然打完针血会倒流。

丁实在是困了,她也不逞强。“好。”

她闭上眼睛,很快又睡着了。

这次,她没有做梦,而是睡了一夜。

第二天她醒来,感觉好多了。

静脉点滴已经拿走了,她手背上的针上贴着创可贴。

丁一下子就把的心都掏出来了。

你想在像针眼一样小的伤口上贴创可贴吗?

君齐家刚进来,一眼就看到了她的笑容。他站在门口,愣住了。

我好久没见她这样笑了...

丁也注意到了他。她收敛了笑容。“你昨晚很努力。你什么时候休息的?”

“三点多。”琦君没有撒谎。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丁夏楠撑起身子:“好多了,感冒应该好了。”

!!

君·齐家听着她的声音,小丈摸了摸她的额头,小丈才确定她真的痊愈了。

“你想吃什么?”他问她。

现在他问的最多,就是她想吃什么,还是想不想吃。

“什么都行。”吃什么都一样。

“我先洗个澡。”她拿着干净的衣服去了浴室。

卫生间也是君齐家改装的。

原来,卫生间的热水器坏了,和丁烧开水准备洗漱。

君齐家有了新的热水器,并安装了浴霸。

丁洗了个好澡,精神焕发。

仆人给他们做了许多美味的食物。

丁来到客厅与君吃饭。

估计是今天精神不错,她不自觉地吃了大半碗,并没有恶心的感觉。

琦君脸上的喜悦无法隐藏。“你今天胃口很好。”

丁也很高兴。“是的。”

她吃东西自然很开心。

君齐家见她笑,眸色一动,“我们出去走走吧。不是待在家里的办法。”

“嗯……”丁没有拒绝。

他是对的,一直呆在家里不会帮助她恢复。

多出去走走,心情好一点,说不定胃口好一点。

吃完饭,他们两个就要出发了。

君齐家很帅,穿着休闲服,戴着墨镜。

丁选了一件黄色长裙,然后戴了一顶宽边草帽,像是去度假的人。

他们刚走出院子,一位老妇人就走上前来盯着他们。

丁夏楠很不解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这是古家的房子。”奶奶说。

丁夏楠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古家已经好几年没人住了。你是谁?”

这个丁,早就说过,“我是古家的亲戚,古道明的表弟。听说他失踪了,就来这里住一阵子,看能不能等他回来。”

估计是丁的长相有点类似于古晓,而她奶奶相信了她的话。

“曦还没回来,恐怕你等不及他了。找找他,这么好的孩子,别在外面出事。”奶奶遗憾地说。

丁夏楠点点头:“我们一直在找他,不会放弃的。”

“真好……”奶奶笑了笑,然后颤抖着离开了。

丁低声说:“我没想到会有人记得我哥哥。”

琦君搂住她的肩膀。“我们会找到他的。”

丁也希望如此。

徐梦瑶完全过着逃避的生活。

她天天躲在西藏,不敢去人多的地方。

现在,在报纸上,都是关于她的通缉令。

徐梦瑶从未想到她会堕落到今天的地步——成为一只街头老鼠!

躲在租来的小房子里,徐梦瑶拼命喝着模切机,满脸痛苦和狰狞。

她本可以过上好日子的。

在她的梦想实现之前,她从天堂掉到了地狱,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。

她犯法了,警察不让,阮家不让。

徐梦瑶觉得她没有出路。

很多时候,她受不了这种生活,打算去死,却又怕死,舍不得死。

但是不要死,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...

!!

小丈夫

如果被抓了,小丈还不如死!小丈

徐梦瑶喝得越来越多,最后她喝醉了。

她把啤酒罐扔在墙上,狂笑起来。

不,她还不能死。如果她想死,她就不得不依靠伤害她的人!

丁没有死,但下次她一定要拉她,她一定要!

徐梦瑶在房间里发酒疯,但他不知道有一个猥琐的男人在偷看她。

徐梦瑶喝醉了,躺在床上,那个人笑了,推开窗户偷偷溜了进来...

这个夜晚是徐梦瑶的噩梦!

第二天早上,她醒了,完全疯了,想毁灭整个世界!

是的,她昨晚喝醉了,而且是被强迫和暴力的。

但她甚至不知道那个人是谁。

我只记得他浑身恶臭...

徐梦瑶更加憎恨这个世界。

她变得越来越疯狂和凶残。

但她没有崩溃,而是迅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打算逃离这里。

她不知道昨晚的鸟~兽有没有认出她。

如果他去报警,她就完了。

毕竟警察的奖励很高,100万...

这是遥远的m市的一个小地方。

徐梦瑶小心翼翼地提着行李,穿梭于街道之间。

她正在寻找一栋合适的房子住。

走在一个拐角处,她突然遇到一个走在她前面的男人。

徐梦瑶的尸体跌跌撞撞地回来了。如果那个男人没有抓住她,她就会摔倒。

“对不起,你没事吧?”那人低声问道。

他的声音很好听,但他很熟悉...

徐梦瑶抬起头,看到他的样子,突然睁开眼睛——

此人五官成熟深邃。他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蓝色t恤,长发上沾着一些白色的油漆。

虽然他看起来像个工人,但他仍然无法隐藏他高大英俊的外表。

徐梦瑶仍然发愣,那个男人已经放开她,从她身边走过。

她突然回过神来,转头叫他,“你不认识我吗?!"

那人停下来,不相信地回头看。

这几天,每天都和丁一起出去散步。

镇上有一座小山。

丁给自己定了一个每天爬一次的目标。

爬山后她会很累,吃东西也不会觉得太恶心。

锻炼和增加食物摄入量使她看起来更好。

最幸福的是君齐家,只要她能好起来,她愿意每天陪她爬山。

早上吃完早饭,他们又开始爬山了。

天还没亮,空很清新。

两人在日出前爬到山顶,然后坐在山顶上,看着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。

丁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觉得这一生太美好了。

“喝水。”六月齐家递给她水壶。

丁抿了一口,又抿了一口。

忽然,丁看见不远处盛开着一束野生兰花。

从昨天开始就没开过,今天就要开了。

“看那儿!”丁夏楠拽着君齐家,先向他跑去。

她蹲在兰花旁边,拿出手机,拍了几张照片。

琦君也过来了。“如果你喜欢,我们就搬回来。”

丁夏楠摇摇头:“不,让它在这里生长,它在这里会更好看。”

!!

“你不这么认为吗?”她抬起头,小丈灿烂地笑了笑。

阳光的渲染让她的笑容更加美丽。

君齐家此刻看愣了眼。

“琦君?”

他恢复了理智。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“兰花很美,小丈不是吗?”

琦君弯下腰,低下头,额头贴着她。“不,你很美。”

丁愣住了:“……”

然后,她的嘴唇被封住了。

这个吻很温柔,但漫长而无尽。

丁夏楠抬起头来承受他的吻,莫名其妙地不想拒绝。

突然,她的重心不稳,脚一歪,人往后倒。

“小心!”小君·齐家去拉她,但为时已晚。

丁的手放在地上,小小的石头磨破了她的手掌,她的脚踝很痛,她微微蹙眉。

琦君平抱着她。“哪里疼?”

丁忍着痛,“没事……”

小君齐家把她放在一块大石头上。他拉了拉她的手,她的手掌上有几处小伤口。

君齐家蹙眉,好像她受了重伤。

他带了一瓶矿泉水。“你忍着,我给你洗。”

“我不疼,真的。”丁笑着对说道。

小君齐家还是很小心的帮她擦手掌,然后把手绢撕成两块,分开包在手心里。

在治疗她的伤口时,他很小心,丁很感动。

“我没事。”她缩回双手。

“你的脚受伤了吗?”君齐家不放心的问。

丁对无法隐瞒。“好像是扭曲了……”

“哪里?”他蹲下身子,看着她的脚。

丁夏楠动了动左脚。“这个。”

君抱着她的脚踝,丁微微蹙眉。

“疼吗?”

“是有点。”

小君齐家给她检查了一下,但是她扭伤了,没有伤到骨头,也不严重。

“我帮你,你能忍。”

“好。”

君齐家非常擅长处理伤口。他熟练地摩擦她的脚踝。起初,丁感到疼痛,但后来她变得麻木而不痛了。

琦君揉了一会儿,让她走了。“我们暂时这样做吧。我们回去擦药吧。”

“好。”丁落地时会站起来。

“别动,我来背你。”君齐家在她面前蹲下身子。

丁犹豫了一下。“不,我现在很好。我可以自己去。”

“上来——”

下山要半个小时,他背着她走会很辛苦。

丁还是拒绝了。“不,我会慢慢往回走。快起来。”

君齐家起身,突然把她拉到身后。他一弯腰握住她的手,她就很容易被他抱走了。

她知道他很坚强,但没想到他会像个孩子一样背着她。

丁夏楠被他捧高了。“我说我可以自己走。你要赶紧让我失望。”

琦君反手拍了一下她的臀部。“不许动。”

丁对又羞又恨。

“下山的路不容易。你跟在我后面会不方便。”

“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。”君齐家很有信心。

丁妥协了,也没有办法妥协。

小君齐家轻松地背着她下山了。他走得很稳,丁一点也不害怕。

还有,他背很宽。

丁忍不住用手指量了量他的肩宽...

“你在干什么?”君齐家突然疑惑地问道。

!!

激怒大牛,小丈他肯定没有好下场。

邓恩也想到了这一点,小丈他微微低下了头,心里有些忐忑。

但他并不后悔刚才的冲动。

他终于反击了,即使被上了可怕的一课,他也觉得很棒。

就像是酝酿已久的委屈,终于发泄出来了。

只是又想起大牛的狠话,他还是有点害怕。

不怕是假的,他真的怕他们欺负...

但是让他再来一次,他还是会反抗的。

但是下一次,他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勇气了...

整个下午,邓恩都很担心。

下午,他上了一节钢琴课。因为他心里有事,钢琴弹得不好,犯了很多错误。

很多次他都严重走调了。

钢琴老师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英国女人。

她走到他面前,微微皱起眉头。“唐,你还没学会这首歌吗?”

“对不起……”唐恩低下了头,承认了自己的错误。

“不想听对不起,希望你认真对待音乐,好好学习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唐恩仍然低着头。

他也想好好学习,但是再努力也学不好。

难怪大家都讨厌他。他真是个失败者。

他的存在让皇家学院蒙羞。

老师看着他怯懦的样子,摇摇头叹了口气,走开了。

周围有一些同学在笑。

邓恩曾经假装没听见,继续练习。

坐在不远处,你爱看他,却不多想。

下课后,艾君被几个女同学簇拥着离开了。

唐恩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有点黯然。

他以为她没有嫌弃他,就是愿意和他做朋友。

可能她只是带好了,出于礼貌跟他说了这么多。

他应该明白,像她这样漂亮的女孩,真的可以把他当朋友。

邓恩的心情很暗淡。

他不应该期望什么。期望注定要落空。

邓恩心情平淡的走在校园里,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,突然有几个人出现在他面前。

邓恩抬头看见丹尼尔和他们...

第二天一早。

下课时,艾君看见邓恩走进教室。

他走路时一瘸一拐的,显然伤了腿。

全班同学没有一个人跟他打招呼,关心他的情况。很多同学甚至嘲笑他走路滑稽。

君爱突然怀疑这个学校的教学质量。

你不是说这所学校的人都是高素质的人才吗?

她为什么没看到几个合格的人?

“唐,你受伤了吗?”艾君坐下后关切地问道。

唐恩怔了怔,“嗯……”

“伤势严重吗?你去医院了吗?”

邓恩以为安妮昨天和他聊天了,其实只是一时兴起。

他当时心情相当阴郁,但现在听着她对自己的关心,他的心又活跃起来了。

“是的,不是很严重……”他很不好意思地说。

“怎么受伤的?”艾君继续问。

邓恩无法拒绝她的问题,“只是...摔倒了……”

艾君想都没想。“我那里正好有治疗跌打的药酒。待会儿给你一瓶。非常有效。涂抹两天就好了。”

!!

邓恩大吃一惊,小丈受宠若惊:“不,小丈我的伤没关系,不是很严重。”

“不客气,我说的是真的。我的药酒很有效。用了就知道了。”

唐微微垂下眼睛。“安妮,谢谢你。”

艾君笑了:“大家都是老乡,要互相照顾。”

唐恩也笑了,他莫名的感觉很甜。

下午放学后,艾君让他和她一起去买药酒。

然后大家都惊讶的看到他们两个走在一起。

宿舍楼下,你爱上楼拿药酒,唐恩在下面等。直到这个时候,他都觉得像在做梦。

他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像安妮这样漂亮的女孩会愿意和他联系。

艾君很快就下来了。“喏,你回去把这个穿上,然后按摩几分钟,两天伤就基本好了。”

邓恩接过小玻璃瓶。“谢谢。”

“我说过我不必这么客气。好吧,我先走了,明天见。”

邓恩点点头。“明天见。”

唐恩回到宿舍,刘易斯在那里。

一进门,刘易斯就用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。“邓恩,你真的不是哥哥。你和小孙是什么时候相处的?刚才看到的。你和她一起走的。你说什么?”

邓恩拧紧了口袋里的药瓶。“没什么,她只是在我是老乡的时候多说了一点。”

刘易斯不信:“骗人,我跟她也是老乡,她怎么不跟我聊天?”

“我猜我和她是同学……”

刘易斯哭了,“为什么我不转到你的班级?”

“嗯,你可以试试。”邓恩心不在焉地说道。

刘易斯放开他,转头问其他人:“对了,你的腿怎么了?昨晚不是都好好的吗?”

当时还好,今天开始疼了,估计真的伤到肌肉了...

多恩笑着说:“我没事。我只是摔了一跤,拉伤了肌肉。”

“你看过医生了吗?”

“我不需要看医生。我有药酒。我擦一擦就好了。”

“药酒哪里来的?”刘易斯奇怪地问道。

"...嗯,这是安妮。”

刘易斯睁大了眼睛。“小太阳给了你药酒。快给我看看!”

邓恩无奈的拿出来。刘易斯接过药瓶,欣赏了很久,称赞道:“连瓶子都那么可爱。唐,用完后把瓶子给我。”

邓恩没有回答...

两天后,艾君发现邓恩的腿伤没有痊愈。

他还一瘸一拐的,好像越来越严重了。

艾君很困惑。上课的时候,她写了张纸条扔给多恩。

邓恩看见纸团在桌子上飞舞,冷冷。

他转过头,对着国王微笑。

他紧张地拿着纸团,把手放在桌子下面,然后趁老师不注意打开。

你用过药酒吗?为什么你的腿不舒服?】

邓恩收起纸团,又拿了一张纸,给她写了回信。

我用了,又摔倒了。没注意到上次是左腿,这次是右腿吗?】

君爱看内容,无语。

她在那张纸上直接回答了他。

你真笨,为什么总是摔跤?】

邓恩低头看着纸条,忍不住扬起嘴角笑了起来。

!!

当他被称为傻瓜时,小丈他感到非常高兴。

当唐恩正要继续回答时,小丈他突然感到有人靠近了。

他赶紧把纸条藏了起来,抬头看到那位眼神严厉的男教授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老师盯着他问。

邓恩没有回答。

“请起立。”

多恩站起来站起来,班里所有人都看着他。你的爱更有罪。

老师弯下腰看了看他的盒子,但什么也没看见。

“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老师反复问。

“没什么……”

“唐恩,我不认为说谎是一个好学生。大家都在认真听着,你不应该做别的,这是对我的不尊重。”

邓恩低下了头。“对不起,我...我在玩手机……”

老师皱起眉头。他们学校所有的学生上课都很认真。

有些人不认真听是一个严重的问题。

“放学后,到我办公室来,我们谈谈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老师转身离开,你心虚的看了多恩一眼,后者却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微笑。

下课后,艾君忙着向他道歉:“唐,对不起,我不应该打扰你的课,这样你的老师就会找到你。”

根本不介意这个:“没关系,你也关心我。”

“下课后,我会和你一起去见老师,向他说明情况。”

邓恩摇摇头。“没必要。你要是解释,老师会怪我撒谎,就那样,真的没关系。”

你也爱想:“反正这次是我害了你。下次你需要找我的时候,不要对我客气。”

唐肖恩随口答应。

然而,下课后,艾君坚持陪他去看老师。她没有跟着进去,而是在外面等他。

在等多恩的时候,丹尼尔找到了他。

“安妮,你在这里干什么?来和我一起吃饭。我请你吃饭怎么样?”

艾君摇摇头。“谢谢你的好意。我有事要做。自己去吃吧。”

丹尼尔潇洒地笑了笑。“安妮,你为什么总是拒绝我请你吃饭?我想和你做朋友,我是认真的。”

艾君抬起头,天真地说:“但我真的有事要做,我不习惯被邀请去吃饭。”

丹尼尔仍然不放弃:“你喜欢做什么?我们可以去兜风,也可以去看球赛,你爱干嘛干嘛。”

君爱有点不耐烦。“大牛,我真的有事情要做。去做你的吧。”

“安妮……”

丹尼尔想继续。正在这时,邓恩从老师办公室出来了。

谈恋爱之前你问他“老师怪你了吗?”

邓恩不自然地看着丹尼尔。“不,我承认了我的错误。老师不再生气了。”

艾君松了口气:“这很好。”

不是她太在乎他,主要是这个学校出了名的严谨。

如果学生品德有问题,学校会毫不留情地开除他。

唐没有背景,她担心他会被学校记住。

丹尼尔走过来看着他们。“安妮,你是来等他的吗?”

“我和唐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艾君回答了无关的问题,拉着邓恩的袖子直接离开了。

!!

丹尼尔很恼火。他狠狠地斜眼看着多恩。

邓恩能感觉到他身后冰冷的目光...

但是看到安妮拉着他的袖子,小丈他挺直了背,小丈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怕。

第二天是周末,所以没有课。

很多人约你的爱出去玩,你的爱拒绝。

一大早,一辆车在学校门口接她,艾君开车去了她的别墅。

她家在伦敦有一栋别墅,仆人们一直在那里服务。

君爱打算在别墅里放松两天,让佣人给她做些好吃的。

学校的中餐真的很难吃。

周末回到宿舍前,她在别墅里逍遥了两天。

第二天去上课,她发现唐恩没来上课。

他一整天都没来。

艾君想给他打电话问候他,但发现她没有他的电话号码。

她问其他学生有没有多恩的号码,但是每个人都没有他的号码...

然而,第二天,邓恩仍然没有来上课。

艾君问老师为什么邓恩没来。

想了想,老师突然说:“哦,他好像请假了。听说他病了。”

“有病?”

“嗯。”老师漫不经心地点点头。

君爱对这里的老师很无语,学生都病了。就是这样的态度。

这个学校除了教学质量好,恐怕没有什么是她看重的。

君爱决定自己去找邓恩。

学校有自己的医院,她就去医院找了。

邓恩真的住在医院里。

护士告诉她病房号,她走向病房。

唐恩住在二楼,病房门没关,露出一半。

君爱站在门口,第一眼就看到唐恩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,好像在睡觉。

他的手臂打着石膏,前额蒙着纱布。

他病在哪里?他显然受伤了。

你的爱推门走进来。她的脚步声很轻,但唐恩很快睁开了眼睛。

他没有睡着,只是听到什么声音就醒了。

看到你的爱,唐恩错愕了,下一秒就是拉被子盖身体。

“安妮,你怎么来了?”他害羞地问。

艾君不像他那样害羞。“听说你病了,让我们看看。你怎么了?你为什么受伤?”

“都是轻伤...我很好……”

“我问你为什么受伤?”

唐恩微微低下头,没有回答。

君爱猜,问:“你和谁打架了?”

"...嗯。”

“是别人欺负你,还是你们发生了矛盾?”

"...是冲突……”

艾君觉得他在撒谎。虽然她和他不是很熟,但是感觉他不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。

这期间她发现很多人嘲笑他,奚落他,他也不会还手。

如果和一个人发生冲突,那个人一定做了什么离谱的事。

“为什么会有冲突?对方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?”

邓恩很惊讶。她那么相信他吗?

“没事的...一切都结束了……”他不想说发生了什么。

你爱看他这个样子,就别问了,“你伤的严重吗?胳膊断了吗?”

“有一点,但不严重。”

艾君环顾四周。桌子上只有一杯水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显然,没有人来看他。

!!

“那你父母呢,小丈你通知他们了吗?”

邓恩赶紧说:“我没事。我不需要给父母打电话。”

“你还叫没事?”艾君无言以对。“你受了重伤。你要通知他们,小丈不然没人照顾你。”

邓恩仍然认为他的伤势并不严重。

“我能照顾好自己,真的。”

你懒得跟他说你的爱情。

“你吃过了吗?我来帮你买点东西。”

邓恩受宠若惊地摇摇头。“不,刘易斯已经给我买了。”

“刘易斯?你的朋友?”

“是的。”

正在这时,刘易斯拿着东西进来了。

当他看到你的爱时,他吓坏了。

你的爱人记性很好。当她看到刘易斯时,她会想起他。她在欢迎会上遇到了他。

“你好,我叫安妮。”你爱主动跟他打招呼。

刘易斯康复了。“你好,我叫刘易斯。”

“我是唐的同学。听说他病了,就来看他。”

“哦。”刘易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他精神恍惚。

艾君转过头对唐恩说:“我明天再来看你。今天我不会打扰你的休息。再见。”

她要走了,唐恩的心有点失落。

他扯出一个笑容:“好,明天见。”

他提醒她明天一定要来。

艾君没多想,笑着点点头:“明天见。”

说完,她走出房间,但在她离开医院之前,她被刘易斯拦住了。

“安妮,等一下!”

艾君回头看着他,心想:“怎么了?”

刘易斯挠了挠头发,为什么:“你明天能不能别来?”

“别误会,我没有任何意思!你也知道,唐恩在学校的人缘很差。很多人不喜欢他...我是说,你很受欢迎。你和唐恩不在同一个世界。对不起,我知道我不应该告诉你这些。我没有任何恶意,但唐恩是我的朋友……”

即使他说的很绝,俊爱大概也明白他的意思。

“你是想说,唐恩受伤与我有关吗?怎么会和我有关系?”

刘易斯叹了口气:“你知道丹尼尔,他想和你亲近,但你和多恩更亲近,所以……”

艾君睁大了眼睛。“所以他报复了多恩?!"

“是的,他希望唐恩远离你...唐恩最近一直受伤,我才知道是丹尼尔干的。这是邓恩在我追问后说的,但是我们没有证据……”

你爱的小宇宙突然生气了。

她严肃地点点头:“我知道。既然多恩受了我的困扰,我也不会坐视不管。你放心,我会给他解释的。”

刘易斯错了:“不,我不希望你给他解释,我只希望你……”

“我希望我远离他,这样他就不会受伤了?但是是不是就算他以前被欺负过?”你爱问。

刘易斯无奈地说,“我们没办法。大牛的身份不简单。没人敢惹他。还有,我们没有证据证明是他干的。”

艾君冷笑道:“没什么,我有办法对付他。”

“不要乱来,大牛真的很坏……”刘易斯非常焦虑,如果他知道的话,他不会说这话。

!!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