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六合联盟最新(中国)集团有限公司----古玉缘(1/27)

六合联盟最新(中国)集团有限公司 !

他的眼睛里有疯狂的愤怒和黑色的恐惧!古玉缘

“你的...力量...怎么会……”强到这种地步!古玉缘!!

六长老嗷嗷叫着,痛彻心扉,盯着南宫云!

每个人都认为常陆总是生气,但只有七个长辈。他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。他看到了六长老隐藏的尴尬!

因为之前,他是南宫云烟的一个眼神,一言不发的盯着!

七长老冲上来,一把抓住南宫刘芸的金右臂,大叫道:“放心!他被你捏了!”

所有人都认为是六军老兵南宫刘芸受伤了。然而,没有人知道事实是相反的。

“老六,你在干什么?即使刘芸做错了什么,你也做不到。有话要说。”

八长老也道:“老六,快放手,快放手,别人被云伤了。”

六长老欲哭无泪,不是他不肯放手,是对面的小鬼子不肯放过他!

六长老不想丢脸!

于是他绝望地盯着南宫云:快放弃!赶紧放手!

但是六长老明显感觉到,说完这些话之后,南宫云的手越来越紧了!

南宫刘芸手臂上的金色更加鲜艳夺目!

突然!南宫刘芸右手金色大,砰的一声!

瞬间!

绽放最耀眼的光芒!

“啊!好痛!”六长老突然尖叫起来,眼泪都出来了!

其余的长老,呆呆的盯着这一幕。

为什么六长老都在尖叫?

而且,此刻的六长老正捂着自己的左臂穿过,一副痛得想哭都哭不出来的样子...

相反,原本被认为处于控制之下的南宫云烟此刻却平静地站在原地,一手牵着罗素。两个人站在一起像黄金情侣。

七长老先冲了上来,一把抓住六长老的手,急切的问:“怎么样?最近怎么样?会痛吗?”

六长老原本双手正常,但此刻,他的手腕位置有一个深深的手印!

手印是金黄色!

手指长!

清理关节。

这个手印好像被炭火烧过,烙印很深!

六长老拼命的想擦掉这个手印,可是他揉的皮肤红红的,却还是无法去掉这个痕迹!

“上帝的右手,金色的牌子!”八长老突然惊呼!

此刻,在场的人都在看着南宫云烟。

南宫云和南宫云烟,他们像看鬼一样看着南宫云烟!

就算没练到这种程度,也听说过家里流传的这句话!

上帝的右手!黄金品牌!

神右手是龙凤族的秘密!只有接班人才有潜力被激活!

黄金牌指的是修炼神右手的境界!

一旦黄金的品牌被打上烙印,只有打上烙印的人才能被淘汰,其他人都不能!

就像南宫云牌一样,南宫魔元就算想被六长老解除也解除不了。

一旦打上了烙印,就被打上了标记。

因为这是对下属接班人的惩罚!

金牌子,身上的牌子,证明这个人有罪,但罪不死!

Genius一秒钟就记住了这个站点的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站:m。

一股空气翻腾翻滚!古玉缘

爸!古玉缘

炸弹落地时疯狂爆炸!

豪华的庭院在一瞬间变成了虚无!

地上只有灰尘堆积。

钱方公主在哪里?她的小女儿在哪里?

都变成了灰尘...

“嘘——”

在场的人都惊呆了!

尤其是九王子,他使劲转过身,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罗素:“!!!"

太可怕了!

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小炸弹能有这样的威力。

炸弹片确实不能,但是罗素加入了法律在提炼这个炸弹片。

所以它虽然只是一个手掌很薄的炸弹片,却能发挥出它原本的威力炸毁一座建筑。

晏子很兴奋!

“摔,摔——”晏子拉着罗素,非常激动:“真酷!这样爆炸不是很棒吗?!"

北辰和常眠也惊讶地看着罗素。

要知道,这是暗星帝国,在九王府上,这种建筑材料能普通吗?但即便如此,还是被吹得灰飞烟灭!

罗素看着变成尘土的地面,但还是淡淡地摇了摇头:“看来光轰炸是不够的。”

炸弹碎片不能远距离攻击,爆炸目标太大。

罗素摸了摸下巴:“看来需要改进了。”

“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?”九王爷摇摇头,“这很好!这种力量...简直是太强大了!”

罗素摇摇头:“不够,不够。”

“那你想干什么?”九王爷哭笑不得地看着罗素。

罗素说:“我们拭目以待。”

她脑子里有个想法,但现在只是个想法。

于是,罗素回到院子后,继续深入设计、研究和制造。

而此刻,外面的战斗已经白热化。

因为罗素的介入,暗皇以为司徒药师是被王家偷走的。

然后,在王家这边,她让人暗中透露,暗帝要毒死太子,他要全面打击太子党——

当时暗皇和太子党之间的暗潮汹涌,杀机不断!

但是王子不知道这些事情。第二天他看不见罗素,所以他立即派人去找他。太监告诉他,苏小姐走了。

又一次,原来苏小姐是被左玉赶走的。

太子突然讨厌左瑜了!

王子的样子很不高兴,立刻有太监告诉了国王和王后。

王皇后气得一拍桌子:“恶!真是个傻瓜!这么久了,他还想着女人?!"

王家和王军成没有进宫,但王皇后有一次冒险出了宫。那一次,女王见到了太子党。

在太子党内部,关于是否篡位存在不一致的争议。

平西王和楚北侯觉得可以发动进攻了。

因为时间不等人。

但是,官方的侍郎,礼部的侍郎,兵部的侍郎...都是反对的,因为一旦事件发生,就没有回头路了。

王军成的脸色很难看。

“不好!”

正在这时,王家的管家在外面走了进来,在王军成的耳边压低了声音。

顿时,王军成的眼睛变得非常难看。

“这还没到最后一刻,等等——”吏部侍郎左站了起来,n

记住手机网址:

“不是我背叛了太师,古玉缘是我们现在实力不够,古玉缘陛下正值壮年,谁能打败他?所以,我的意见是不要担心——”

说着,吏部侍郎左站起身,正要离开。

“赵大师。”王老爷冷冷的看了左侍郎一眼:“陛下刚刚派人彻查吏部,现在陛下的贴身护卫在赵府门前,整个赵府都被包围了。”

“什么?!"

赵主将瞬间红了脸,兴奋地挥了挥手:“不不不可能!我不信!”

说着,赵大人就要被扔了!

王管事拦住道:“赵老爷,如今赵家全被查抄了。陛下必须下海逮捕你。你不是把自己困在过去了吗?”

“我不相信!我不相信这种事!我绝对不会相信!”

太突然了!

礼部侍郎胡大人急忙说道:“胡大人放心,我出去看看。”

事实上,胡大人是相信的。毕竟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造谣?

同时他心里咯噔一下。

胡出去后,很快就回来了。

“怎么样?怎么样?”赵大师抓住胡大师的手,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和焦虑。“说说怎么回事!”

胡大师叹了口气:“消息是真的。赵家被抄了。赵夫人和赵公子小姐反抗,当场被杀。陛下已经签发了海上扣押文件。赵大师,重围杀了你。”

挂接-

所有在场的人,他们的心都在颤抖!

陛下,你真的要疯了吗?!

“陛下疯了。他要攻击太子党。赵主只是第一个,肯定不是最后一个!”楚北侯的声音很冷。

王军成说:“我们男人在我们面前当家作主,不是为了家里的繁荣昌盛?如果家里人都死了,这些富贵荣华又能怎么样呢?”

“所以,保护家族人才是最重要的。”王军成说:“你也是少数,尽快把你的家人送走。”

“是的——”

这些人准备孤注一掷。

王皇后知道这件事后,也得到王子不高兴的消息。那一刻,她几乎要生气了。

“这个笨蛋!”王皇后气得一拍桌子:“走!”

现在,你藏不住了。

因为,已经到了最后一刻。

在王子的宫殿里。

“殿下,再吃一口?”

太监和宫女哄着太子吃饭,太子脸色很难看:“别吃!你们都滚到我的宫殿去!”

正在这时,王皇后带着一群人进来了。

王皇后咄咄逼人,就像皇后来访一样。

当王子看到女王时,他很生气,没有移开视线。

愤怒?

这一切是生是死,还在生气?这个王子是白痴吗?!

“我要娶苏小姐!”王子盯着王皇后,“我只想娶苏姑娘!没有苏小姐,我宁愿死!”

“啪——”

王皇后举手扇了王子一巴掌!

王子被女王的一巴掌打昏了。

“妈妈,你打我了?你居然打我?”王子只觉得不可思议。

自从生病后,她妈就宠着他,就像保护自己的眼球一样。她用很好的眼神看着他,现在打他?

记得移动网站:m。

古玉缘

“你是个阻碍!古玉缘”王皇后用冰冷的目光盯着他:“你怎么能这么不争气?已经到了这种生死关头,古玉缘你还读沉浸在爱情里吗?!"

王皇后要疯了!

扇他耳光的王子太傻了,茫然地看着王皇后:“做什么还是去死?”

王皇后的胸膛在呼吸!

对吧...

王子还不知道这件事...

“做什么还是死什么?妈妈,你在说什么?”王子迷惑地看着王后国王。

王皇后深吸了一口气。她看了一眼孙嬷嬷。

孙妈妈明白了,转身向门口走去,守护着这一边的天地,不然谁都会靠近。

王皇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死死盯着王子。

“跪下!”王皇后厉声道。

王子虽然心里忿忿不平,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跪了下来。

然后,王皇后把王氏家族的事情告诉了王子。

“什么?!"

王子突然从地上跳起来,瞪着皇后:“怎么会这样?”王家想谋权篡位?"

“助你谋权篡位。”女王盯着王子。

“可是,难道他们不怕被他们的父亲杀死吗?!"

想到暗皇的黑眼睛,太子的心就直了。

王皇后冷笑道:“他们当然害怕,但更害怕的是,如果什么都不发生,他们会有不好的下场!因为你爸爸要对他们做点什么!”

“我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“因为他们是太子党。”王女王冷笑一声。

王子派对?那不是吗...

想到这,王子只觉得心里一阵刺痛:“妈妈,你是说...他们都是因为我...不不不,这不可能,这不是真的,我什么也没做。”

“但是你的存在是错误的!”王皇后深吸了一口气。“因为你威胁了你父亲的王位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王子终于醒了,身体依然虚弱。此刻,他的身体颤抖得厉害。“但是...总会有王子的……”

“你的错误在于你有一个强大的母亲家庭。”王皇后深吸了一口气。“你大舅是太师,你二舅镇守边疆。你三叔离开帝都的时候,已经是五星实力了!所以,你一出生,你父亲就要让你当王子!”

“但是...我...我不想吃人肉……”

“哈哈哈,哈哈哈!你不想要同样的血肉?你觉得这是你可以不想做的事吗?你知道你父亲毒死了你吗?!他不能等你死!”

王皇后面目狰狞扭曲,样子可怕!

太子被王皇后的表情吓到了,还被她的话吓到了!

他连连后退,最后倒在椅子上。

他完全不知所措。

“父亲,他...不不不,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!”王子的灵魂在颤抖,他的头脑是空白色的。“妈妈,你是故意吓我吧?”

王皇后悲伤地看着他,一句话也没说。

王子的心一点点下沉,直到沉入山谷...

最后,王子咬牙坚持道:“证据在哪里?没有证据我是不信的!”

王皇后冷笑道:“司徒药师不就是证据吗?陛下已经公开处决了司徒药师,但实际上他已经将司徒药师关押在地下监狱。”n

记得移动网站:m。

王皇后扔了一瓶药给太子:“闻闻!古玉缘”

"啊--"王子拿起瓶子,古玉缘用鼻尖嗅了嗅。“这不就是落果的味道吗?”

“落果?”女王冷笑一声,“这是毒烧水果的味道!一个字不一样,一个救人一个杀人。”

女王有心调查后,这些东西逃不过她的眼睛。

“不然你以为你身边的雨为什么没了?”

“是的,是她……”王子恍然大悟,“她把掉落的果子呈上,还把它磨成粉末,儿子看不见。”

女王冷笑着看着王子。

王子惊呼,“她是父亲的男人?!"

女王冷笑道。

王子:“父亲...我没想到父亲竟然……”

整个王子都傻了,全身都在发抖。现在他生气了,他害怕了,震惊了!

他从未想过,他猜测,实际上...

“我一直以为是二哥。”王子看着王后。

皇后冷笑道:“二王子,你为什么要看你的眼睛?你之所以让他活这么些年,只不过是想把他留在你面前,带走一些关注,没想到陛下的眼光这么犀利!”

太子苦笑,所以,他一直是二太子的敌人,在母亲眼里只是一个跳梁小丑?

“那现在……”

“陛下已经对太子党做了什么。你不还手,就等着太子党解体,等着你,太子倒霉!”女王冷笑一声。

但是,王子脾气很弱,此刻,他更加被极度的震惊分散了注意力:“我该怎么办?”那我该怎么办?"

王皇后冷笑道:“晚上会有人带你出宫去见那些大臣。到时候……”

黑暗大帝和以王家为首的太子党展开了血战。

“还有——”

常眠听了罗素的话,在外面到处蹲着:“落下,落下,你猜对了。只要其中一个太子党出了问题,就成了导火索,双方矛盾马上激化!”

罗素手里拿着一个火箭发射器。听到这个消息,他抬头看着常眠:“打了吗?”

“不是吗?”常眠蹲在身边,兴奋地说:“是啊是啊,自从赵侍郎一家被拿下,太子党们就有危险了。这时候,王师傅甚至站起来挥挥手,然后很明智地把自己的子女、妻妾召集在一起,受到王氏家族的保护。”

常眠笑着说:“现在那些大人就算不想造反也得造反。他们的关系绑得很牢。”

罗素哦了一声,继续专心炼制火箭筒。

“越陷越深,前线的王将军也在调兵回朝。现在太史府看起来咄咄逼人,表现出强行入宫的倾向。最后会不会是太史府赢了?”

“不。”罗素肯定地说。

“为什么不呢?”常眠问。

罗素看着火箭筒,调整了火箭筒的位置,低声说:“因为,我不允许。”

王皇后讨厌罗素。一旦她坐到那个位置,她能放过罗素吗?

更何况罗素忙了这么久,不是为了让太子和皇后上位。

“好,霸气!”经常兴奋的一拍桌子睡觉!n

记得移动网站:m。

“你在说什么?”晏子从里面把菜拿出来,古玉缘跟常眠打招呼:“快去帮忙,古玉缘十个菜都吃完了。”

晏子喜欢亲手为罗素做饭,因为她发现,在外面吃东西的时候,咯咯会皱眉头,只有吃了自己做的菜,她才会开心。

一群人围着餐桌坐着,罗素说:“去邀请九王,我们互相交换消息。”

九王爷来了,但脸色相当苍白。

当罗素的眼睛移动时,她拍拍自己的头:“哦,看看我的记忆。”

所有人都不解地看着罗素。

罗素说:“看看这九个国王,他们刚刚发作了吗?”

九王爷的病从来没有彻底过。

玖王业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:“苏小姐细看。的确,她早上发作过一次,但并不严重。耐力过关。”

罗素急忙说:“我的错,我的错,你的病是可以治好的。我忘了这件事。”

罗素已经晋升为神级炼药师很久了。她已经能治好九王爷的病了,但是她忘了。

“能根治吗?!"九王爷心中一亮!

“早就没了,就是忘了。”

“苏姑娘需要什么药?需要做哪些准备?现在皇室和王家风起云涌。我们的治疗会延迟吗?还是等等——”九王爷越想越担心。

但是罗素挥了挥手:“别担心这个。”

那为什么要担心呢?

九王爷还没反应过来,罗素的手指轻轻一封,一道道绿光从她的指尖飞了出去,落入九王爷的眉心。

九王爷只觉得一股冰冷而温暖的气息从眉心钻了出来,一股冰冷的气息袭来。

然后,一股生命的气息从我的脑海里蔓延到我的全身。

九王爷一动不动地站着,像石雕一样。

“九王子没事吧?”晏子看着罗素,心惊不已。

罗素摇摇头:“别担心,我们先吃饭吧,他一会儿就会好的。”

已经是大家吃完后的一刻钟了。

就在这时,九王爷的手终于动了,然后动了,慢慢的,他睁开了眼睛。

他睁开眼睛,眼睛清澈如秋水。

九王爷快步朝罗素走去,看着她,激动得说不出话来!

“感觉怎么样?”还是苏先开口了。

“好!好吧。我能感觉到我的病好了,现在充满了活力!”九王爷兴奋的自语道。

突然!

嗡嗡的声音。

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着九王爷。

却见九王爷头顶上仿佛笼罩着一道圣光!

九王爷来不及多想,立刻盘腿而坐,进入了无私修炼的状态。

大家面面相觑。

晏子第一个发言。她大吃一惊,说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九王会不会是……”

“提升了。”苏点点头。

“怎么会这么容易?”晏子疑惑地看着罗素。“前几天你刚进神级炼药师的时候,神级气息不是帮他晋升到白钻了吗?”

罗素淡淡地笑了笑:“那只是一个辅助,但是现在,九王身上的病变已经消除,多年压制下的修炼因素自然会爆发。我们九大天王简直不可思议。”n

记得移动网站:m。

古玉缘

“会不会连续晋升几星?”晏子表示不相信。

但是罗素的心里却抱着一丝期待。

“为什么皇上今天要选九王爷而不是陛下?九王野的天赋潜力比暗帝强,古玉缘但是被病变压制,古玉缘所以是这样。”

晏子很惊讶:“他真的应该飞升到白钻三星吗?”

“我看到的不止是……”

罗素淡淡一笑:“九王子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,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。”

罗素继续忙于手中的火箭发射器。

即使她现在是御级炼丹师,在炼制上还是有些勉强。

但是,这是一个熟练度的问题,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。

下一次,罗素要么每天都在改进火箭发射器,要么每天都在改进炸弹碎片。

九个报告给了她很多素材,但她每天都忍不住去提炼。

两个月过去了——

这一天。

九王爷终于醒了。

醒醒九王爷,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朝气蓬勃的精神状态!

甚至,晏子看到了他脸上的威严感。

“九王子……”晏子看着他,好奇地问:“你,你已经练了两个月了,你知道吗?”

“两个月?!"

九王业从床上弹起来,眼里流露出焦虑:“真的是两个月吗?不会吧?我关门这么久了?”

“你现在有几颗星?我现在怎么有种你的实力高深莫测的感觉?好像和黑暗大帝差不多!”

要知道,暗皇就是一颗五星白钻!

你知道,在九大报告之前,它是一颗白色的钻石。

九王爷也不知道,他感觉自己的腹部,整个人都懵了!

他抬起头,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罗素,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当晏子这样看着他时,他知道情况不同寻常。他很好奇,催促道:“你现在有什么实力?加油加油!我说你是白钻三星,咯咯咯说你不止……”

“苏小姐说得对,它不停下来。”九王爷有些恍然,因为到现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那么,多少钱?”

见他迟迟不表态,晏子也急着催促北辰。

“白钻...五星。”

九王爷终于说出了真相。

“什么?!"

这一刻!

晏子,北辰,长眠,都睁大了眼睛,用鬼魅般的目光盯着九王子: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,怎么可能?”在此之前,你出丑了!连续四星?开什么玩笑!"

晏子几个齐琦摇头,反正不相信。

这时候,罗素走出房间,她看到九王爷,感到眼前一亮。

“九王公白钻了五颗星?”

罗素有一双挑剔的眼睛。她看人很准。

罗素、晏子几个顿时兴奋起来!

晏子很激动:“咯咯咯,这是真的吗?真的吗?真的吗?九王子真的有白钻五星?这是怪物吗?”

罗素笑着说:“如果没有专注毒素压制,王久的实力已经在五星以上了,所以现在专注毒素化解后,会恢复正常水平,没毛病。”

晏子几个:“……”

罗素摊开手说:“而且,九大天王稳定下来之后,也不是不可能升几星。”

请记住这本书的第一个域名:。文学博物馆移动阅读网站:

大家:“…”

最幸福的是九王子。

这些年来,古玉缘他一直憋屈、古玉缘抑郁,但现在,因为罗素的出现,所有的阴霾都被一扫而光空。这样的罗素怎么能让人不着迷呢?

但是九王爷心里更清楚,以他的身份,绝对配不上罗素。

这是主神的幼崽。

“对了,我昏迷的这两个月,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了?”九王爷问道。

“这两个月来,暗皇和王家风起云涌,却没有一场恶战,给人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感觉!”常眠说:“我总觉得这场战斗会被触发。”

“会触发的。”罗素微笑。

因为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。

那艘船很快就要离开了。

已经不到一个月了。

正在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是王宓的管家。

“不好,”管家急忙去看九王爷,他顿时一阵激动!

在过去的两个月里,王子不在家,甚至管家也看不见他。管家很着急。

“二皇子在京郊比赛时,从马上摔了下来,当场死亡!”

管家如石,坠入镜湖。

二王子,死了?

罗素突然感到。

因为这两个月,因为太子党和黑暗帝都不动了,九皇子也退不了了,二皇子越蹦越大。

二王子不仅拉拢麒麟王,还不断拉拢其他文武大臣。

黑暗大帝也让他争取过来,没有一句责备的话。

这让大王子越来越大胆。

但是没想到,他就这样死了...

九王子习惯性地去看罗素。

这段时间,他已经习惯了听罗素的话。

罗素皱起眉头:“看来一场血腥的风暴要来了。”

罗素把火箭发射器递给晏子,并向他们三人分发了一包炸弹碎片:“随身携带,遇到危险时击碎它,不要吝啬。”

“还有——”

看到罗罗分发武器,晏子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:“罗罗,这是要发生的事吗?”

“不是意外,是出事了。”

罗素平静而镇定,即使在规划一个国家时,她也看不出脸上有任何焦虑的痕迹。

罗素看着九王子:“九王子,看来你要有麻烦了。”

肯定会有麻烦,但是-

罗素从怀里掏出一颗神级解毒丹递给九王:“如果黑暗大帝强迫你喝毒酒,你应该先吞下这种解药再喝。”

“毒酒?!"

晏子和北辰都惊呆了。

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

罗素点点头:“情况如此严重,甚至可能比现在更严重。”

北辰道:“反正现在九王已经是五星之力了。如果我们拼了命,就不会相信打不过黑暗大帝!”

“那真是黑暗大帝的绝招。”罗素淡淡地说:“一个人强大起来和国家机器斗争是不明智的。”

说到这里,罗素对九王说:“你还记得吗?”

九王爷点点头。

正在这时,管家又匆匆进来了。

“报告,王公公来了——”

九王府的人都想把王老太爷留在大厅里,可是王老太爷很快就进去了,声势惊人!

请记住这本书的第一个域名:。文学博物馆移动阅读网站:

古玉缘

王公公的视线越过罗素几个人的脸,古玉缘立刻定格在九王子身上:“九王子,古玉缘陛下召见,请进。”

九王业心里早有准备,却皱起眉头道:“父王,宫里怎么了?”

王公公低声道:“陛下只叫洒家请太子入宫商议,众奴才不知。”

九王业点点头:“好吧。”

九王爷带着王公公进宫。

他们走后,罗素对常眠说:“这段时间你不是掌握了宫里的人脉吗?叫常公公留心,十二个时辰内把九爷的尸首偷去。”

“还有——”

这时,晏子才真正意识到这一切即将发生。

“不要慌。”罗素淡淡地笑了。“这是好事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是好事?”晏子咬牙,“暗皇真的要杀九王爷吗?我还是不信。”

“那就等着瞧吧。”罗素淡淡一笑。

在宫殿里。

公公王一路领着九个王侯来到了暗皇面前。

这次不是在前厅,也不是在御书房,而是在后厅。

先帝驾崩的房子。

“九王子,请进来。陛下在里面等你。”父亲王把人送到门口。

九王爷心中那一缕不好的感觉,越来越严重,但他想起了罗素的话,心中平静,于是他抬脚走进了门槛。

他刚进去,爸-

他身后的门自动无风。

九王爷现在也是五星级的壮汉,心里自然不怕。他抬起头走进来。

很快,九王爷看到一个男人双手放下站在床前。

那张床是我父亲去世的地方。

高大雄伟的身影转过身来——

除了黑暗大帝,还能是谁?

阴影中的黑暗大帝,眼神冰冷,阴森而诡异,让人感觉到冰冷。

“当年,父亲死在这里。”

黑暗大帝没有任何准备,盯着九王子。“你知道我父亲是怎么死的吗?”

九王公瞪了暗帝一眼:“不知道。”

暗皇点点头:“来,我们坐下来聊聊。”

毕竟黑暗大帝来到矮人面前,盘腿而坐,然后举手向九王子打招呼:“来坐。”

九王业心里很警惕,但脸上却很困惑:“陛下,您今天怎么了?”

“老二死了,心里很痛苦。”暗皇眉宇间满是痛苦。

“爸爸没了,小二走了...一个接一个...全都没了……”黑暗大帝把酒倒进自己的杯子里,然后装了九个王子。

“九弟,我现在只有你一个弟弟,你应该不错……”黑暗大帝盯着九王爷。

九个报告看着酒瓶里的清酒,用宽袖挡在前面,一饮而尽。

“好酒。”九王爷夸了一句。

“只有你能和我说话。”此刻,黑暗大帝似乎正在经历失去儿子的痛苦,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沮丧和不安。

直到他一杯杯劝酒,让九王爷都喝了。

最后,九王子晕倒了。

“哦。”

黑暗大帝看着躺在记录上的九个王子,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:“小九,小九,你真天真。你以为我真的和你喝酒?”

“你知道,这酒有毒吗?而且还是毒果的汁液?”

请记住这本书的第一个域名:。文学博物馆移动阅读网站:

暗帝冷笑道:“先帝死于此毒,古玉缘太子差点死于此毒,古玉缘你死于此毒。我曾经发过誓,凡是敢抢我皇位的,都会死在这种毒素之下。”

“你没有抢我的皇位?”暗皇冷笑,“小九·小九,你知道吗,当初我父亲是选择把这个职位传给你的?就算我跪在床前祈祷,他也一定要把王位传给你,呵呵,所以他一定要死!”

“就算不争取,你的存在也是错误的!”黑暗大帝冷笑道:“本来我想养二胎和你一起战斗,可是二胎死了,你的存在就变得没有意义了。”

“接下来,我要把王家连根拔起。”黑暗大帝冷笑道:“为了断绝你背叛的可能,你先去死吧!”

说着,黑暗大帝就走了,走了:“九王子病了。”

罗素曾说,九国之病随时会发作。黑暗大帝怎么能不用这么好的借口呢?

当黑暗大帝离开他的口时,岳父王站了起来。他一甩佛尘,就说:“清理九王之身——”

公公王和秘帝不怕被告知,因为接下来,将会有一场血战,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皇子的生死。

王公公走后,一个笑容满面的公公出现在众人面前——

九王。

消息传得很快——

“九王爷死了?!"

当他得到这个消息时,晏子惊叫道:“是真的吗?不会吧?罗罗,你是神算子吗?!黑暗大帝做了什么,你居然全猜到了!”

罗素淡淡一笑:“如果你不能指望敌人先动手,那国家怎么办?”

不知道九皇有没有完成她交给我的任务。

不知道暗帝该不该按照套路走。

如果有,那么事情就会变得很简单。

九王爷,暗皇心有灵犀,立即松下来。

他让九王爷活了这么多年,是因为九王爷病了,也是因为身边没有别的帮手。

但现在,罗素宁愿住在九王夜府,也不愿住在皇宫里,这让暗皇心里很不好受。难道他还不如一个君主吗?

所以黑暗大帝在战前就下定决心要攻打九王子。

这个可怜的秘密皇帝不知道自己掉进了罗素挖的陷阱。

罗素淡淡一笑:“暗帝以为九王已死,注意力会集中在王家,却忽略了九宫,所以现在我们安全了。”

晏子听了,拍手道:“你坐在山上,看老虎打架!”

罗素点点头:“对,就是坐在山上看老虎打架。接下来,我们就坐着等暗皇和王家的争斗。”

但在此之前,还有一件事要做,那就是营救九王子。

岳父总是可靠的。在最后一次之前,他终于发出了九份报告的正文。

罗素心想,以前九份报告放在哪里最好。

后来,当罗素想去的时候,他最适合做九份报告。

因此,九份报告被转移到他们在罗素的庭院暗室。

暗房。

罗素指尖一抹淡绿色的光芒飘进九王爷的眉心。

但是一分钟,九王爷那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一下,然后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顶点阅读网站:m。

所以宁夫人认定,古玉缘她一定会赢,古玉缘就算赢不了也不能输。%し

因为她之前跟南宫夫人打了个赌,如果苗宁提前安置,苗宁赢了,而罗素提前安置,罗素赢了。如果两人都成功进阶或者都失败进阶,那就打成平手。完整收藏下载

现在,当罗素距离分数线还有120分的时候,宁夫人一定会赢!

即使她的家人苗宁在提前安置中失败了,也没关系,没有人会惩罚任何人。

反正她不能输。

因此,宁夫人此刻的心情是喜形于色的。

请来这些尊贵的小姐们帮她监督南宫小姐,让南宫小姐不能违约。

南宫夫人见这几位小姐不请自来,有些不爽,但还是请她们进来了。

看到宁夫人上蹿下跳,南宫夫人的心情越来越差。

但是,贵夫人有贵夫人的气度。她没有表现得太明显,而是招呼大家坐下来喝茶。

南宫夫人沉默寡言,宁夫人的声音却一直在,仿佛这就是她的家,她的家。

白嬷嬷等人看得直皱眉头。

南宫夫人没有发作,一切,只能等测试结果出来。

而这时候,苗宁和罗素出现在了直播画面上。

至于林昌东和穆,他们因为分数不够被踢出局了。

宁夫人向王妃介绍:“那个漂亮的小伙子是我们的苗宁。怎么样?不好吗?”现在他总分267分!"

御妃面色漠然,盯着苗宁身边鹅黄色的影子,红唇微张:“这姑娘真顺眼,天下绝色无双。”

宁夫人蹙眉。她在夸她的妙宁。皇家公主真的很丢脸。

然而,她认为皇家公主是陛下的妹妹...她只能把不悦放回心里,脸上挤出一丝笑容:“漂亮是漂亮,但心不太好。”

皇家公主微微摇头。“如果你住在宫殿里,如果你有一颗善良的心,你就活不了多久。但是这个女生越来越关注她了。”

宁夫人此刻并不知道皇室公主内心的想法。她还在用各种方式贬低罗素:“这姑娘不但心狠手辣,而且冷酷傲慢,清高得连我都不搭理!”

高冷?不屑?清高?陛下最喜欢的是一个有傲气的倔强美女,越来越好。

宁夫人想说话,被南宫夫人打断:“你怎么说那么多?为什么不回自己家说那么多?这么多吃的都堵不住嘴?”

要不是皇室公主和靖公主,宁夫人还能坐在这里?我被南宫夫人的扫帚赶出去了。

宁夫人意识到自己真的惹恼了南宫夫人,这一次她微微放低了声音!

过了今天,龙凤家请她回来,她没来!

慕容夫人见场面僵了,陪着笑,赶紧转移话题绕到场上:“看,考试开始了!这次考核的地方不一般!”

听到慕容夫人的话,大家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去。

不得不说,这最后一科,对事物的评估真是大开眼界!

手机请访问:

屏幕上,古玉缘罗素和苗宁走近迦南的秘密之地。热的

然后画面一闪,古玉缘再出现的时候屏幕在中间裂开了。

左边是苗宁的照片,右边是罗素的照片。

“喂,这是沙漠地图!”

"是的,从二年级到三年级的路上有一个沙漠地区."

“你为什么把它们留在沙漠里?会怎么样?”

他们都表示好奇。

但是此刻,罗素和穆宁在沙漠深处,他们的头脑更加混乱。

有人告诉他们前几关考沙漠,但到了这个关,就直接被扔进去了。之后就没有后来了...

没有什么描述性的。

罗素站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中,环顾四周,全是土黄色的沙子,但没有别的东西。

不,不是没有。至少,这里有元素。

屏幕上出现了罗素困惑表情的特写镜头。

此刻,无数人都在观看这一幕,所以每个人都牢牢地捕捉到了罗素的表情。

“看看罗素的表情!”

“她说她很迷茫很迷茫!”

“她连题目都看不懂!”

“看她一直站在那里,仰望天空空,别的什么都不做。”

这时,不知道是谁弱弱地问了一句:“请问,这次考试的题目是什么?”

原本热闹的场面,出现了片刻的沉寂。

是的,这次考试的题目是什么?把人丢在沙漠里就完事了?

“罗素没有希望了。我们来看看遂宁。遂宁不仅罗素强,而且有经验。”不知道谁喊的。

他们都同意这个观点,所以一双双眼睛都盯着苗宁。

这时,苗宁正背着手走在沙丘上。

他走得很慢,态度很轻松,好像胸有成竹。

“看看遂宁的手!”

这时候,他们看到苗宁摊开手,一个土黄色的光圈出现在他的掌心。

“这是地球元素!这片沙漠里没有任何违禁元素空”

"看,地球元素上有一个浅蓝色的水元素."

“看,力士的火元素!”

“还有一个蓝风元素!”

“也就是说,在沙漠中,它们被提供了四种元素:土、水、火、风?”

“而且你有没有注意到,这些元素都有一定的量,每个元素精灵只有100个单位的能量。”

“然后他们可以指挥100个单位的四个元素。他们为什么要用它们?”

"...我不知道。”

这是他们见过的最精彩的话题。

只给条件,不告诉回答的方向和目的,大家可以随意发挥。

许多人搔着耳朵和脸颊,想象如果自己是候选人会做什么。

但是想了想,他们还是不确定这个问题问的是什么。

而这时候,很快就发现苗宁开始行动了。

他的脸勾起一个轻微的弧度,他的眼睛闪闪发光,他很自信。

“遂宁猜到考什么了吗?”

“不愧是校长,脑子和我们普通人不一样。”

“罗素仍在仰望天空空。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”

而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苗宁身上,几乎没有人关注罗素。

手机请访问:

而这时候,古玉缘所有通过苗宁的行为也逐渐摸索出来了。热的

“原来这里的竞争是控制元素精灵的能力。”

“控制这些元素等于控制魔法元素,古玉缘等于魔法控制能力的体现。”

“那么,遂宁觉得这些元素是为了让他在沙漠中生存?”

“是的!在这一望无际的沙漠中,我根本出不去,考试时间是七天,所以要评估的是如何在沙漠中生存。”

"排除所有不可能的事,只有一种可能."

“苗宁聪明啊,他已经找到了思路,那就看看他做了什么。热”

“对了,罗素在哪里?”

“还在仰望天空空”

"……"

但此刻,苗宁被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。

他不知道,因为他现在沉浸在一种自己的状态中。

在沙漠中生存,首先要有水,于是苗宁用水元素精灵为自己造了一口清泉。

沙漠不适合居住,于是某宁用土元素精灵为自己做了一个土坯房。

他们看了苗宁的镜头,嘴里赞不绝口。

"遂宁水元素控制有多准!"

“我敢说他对土壤元素的控制甚至更好。别说二年级也就是三年级就要排第一?”

“脑子好,实力强,元素控制这么强...如果遂宁得不到,那就没人能得到。”

“对了,罗素在哪里?”

“还在仰望天空空”

"……"

苗宁对产生的两个元素不满意。

水元素精灵和土元素精灵已经控制,剩下两个元素,分别是火元素和风元素。

因为还有七天,苗宁并不着急。

他坐在土坯房上,盯着手掌,一团火焰出现了。

这一缕火焰就是火的元素灵,苗宁正在思考如何应对。

晚上,天气变冷了。

沙漠里的温度突然降到最低点。

苗宁终于知道他要拿这缕火元素精灵怎么办了。

只见他手指一点点,火元素精灵飞了下来,点燃了一堆篝火,把整个黑漆漆的地面映得如同白昼。

“是的!火元素怎么用!”

“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个火元素精灵脾气不好?苗宁要控制他们,让他们服从他,也不容易。”

“风元素?不知道遂宁最后是怎么处理风元素精灵的。”

他们都盯着苗宁,等着他的最后一个元素。

而这时候,夜风大作,篝火明显被毁,似乎随时都会被吹灭。

苗宁眼中闪过一道光芒。

蓝风元素就在他手上形成了。很快,他放出风元素精灵,形成一道挡风墙,抵御风沙的侵蚀。

这四个元素,苗宁已经被操纵了。

每个人眼里都有一丝赞许。

在观看龙凤会现场直播的女士中,宁女士最为活跃。

她看到苗宁对四大元素控制的如此熟练,洋洋得意的笑容毫不掩饰:“我告诉你!我家苗宁愿二年级第一!七天考试时间,我家遂宁一天就考完了!”

手机请访问:

南宫夫人冷冷瞥了一眼:“这破玩意儿,古玉缘谁不会?”

“谁不会呢?哈哈!古玉缘你家还在仰望星空空!她不会!”宁太太得意洋洋,“你不服?如果你拒绝咬我,你还可以吃点肉。跳舞电子书。”

南宫夫人气得脸都红了!

女士们先生们:“…”

靖公主缓慢地瞥了宁夫人一眼。虽然她是和宁夫人一起来的,但她最喜欢的还是罗素的表演。

因为苗宁的表现还是挺满意的,没有最差,没有惊喜,平淡如水,一点都不刺激。

相反,罗素的表现有时令人惊叹,有时令人惋惜,* *此起彼伏,跌宕起伏,非常受欢迎。

所以靖公主不太同意宁夫人的话。她说,“你不能低估罗素。至少我认为罗素肯定会给我们带来惊喜。(800)/"

南宫夫人觉得靖公主这么开胃!

“那是我家,只是还没玩,想让你看不起?你知道,这是七天。”

“七天,那我想看看你们家会怎么给大家惊喜!”宁夫人瞪着靖公主,对靖公主的印象恶化。

“不管怎么说,我的家人又怎么表现,也不会比你缪宁差!水成泉,土成屋,火成篝火,风成风墙。这不是太简单了吗?我家不会这么简单的回答!”南宫夫人不屑宁夫人的傲气。

“呵呵。”宁太太冷笑着回答。

就在这时,他们发现罗素搬走了...

罗素终于开始行动了。

然后,每个人都惊讶地看到,罗素把水元素变成了泉水,把土元素建成了土坯房。篝火还是篝火,风元素也是风墙...

“这个......”

“罗素能看到遂宁吗?”

“这是作弊吗?罗素的脑回路不能和遂宁的一样吗?”

两个人的思维其实是一样的,创造的东西也是一模一样的...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宁太太突然大笑起来。她一边笑一边摔桌子:“哈哈哈哈哈,刚才谁说他们家不会这么简单的回答,哈哈哈哈哈,这是脸...可耻!”

南宫小姐的脸很黑。

林太太怕南宫太太对罗素有芥蒂,忍不住对宁太太冷冷一笑:“你若惭愧,你夸的苗宁算什么?”还丢脸?"

南宫夫人道:“就是我们家几岁,你家苗宁几岁?我们这样很好。”

吴宁小姐淡淡一笑:“可惜,她拿不到120分。”

南宫佳怡冷笑道:“至少她有资格参加升学考试。不像有些人,她没有资格参加考试却还在这里说三道四。”

吴宁小姐的脸立刻黑了下来。

“好了,别争了,看,屏幕又变了。”

事故发生在苗宁。

他之前一直在想。

把水精灵变成泉水,把土精灵变成土屋,把火元素变成篝火,把风元素变成风墙,这些都是好的,但是太普通了,其他元素法师都可以做到,所以苗宁不满足。

手机请访问:

这种控制只能拿到60分。想考高分,古玉缘就要想深一点。完整收藏下载/

这远远不够。

于是,古玉缘苗宁坐在土屋的屋顶上,两眼专注,沉思。

终于,当他看到快要熄灭的篝火时,眼睛瞬间亮了起来!

明白了。

他终于知道问题在哪了!

这一刻的制造前,他们是分散的,不能持续几天。一旦他退出,这些东西就会恢复原状。

那么,有什么办法可以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呢?

是的!

苗宁现在要做的,就是这件事!

人群中有许多聪明人。他们看到苗宁的动作,很快就猜到他在想什么!

皇室公主是最强的礼物,眼神自然是最恶毒的。她看着妙宁的举动,眼里闪过一丝惊讶。“没想到真的有很好的前景,所以夸他也不算浪费。800"

宁夫人还是不懂。

不仅宁夫人看不懂,在场的小姐们几乎都面无表情地看着冷艳的御用公主。

御妃微微勾起唇:“他还在做循环系统,泉水,土房,篝火,风墙,形成这四种元素的循环,互利无穷,脑子真好。”

王晶点头同意道:“你看,他用风元素吹篝火,篝火就不灭了,水元素滋养大地,土元素精灵就用来建造风元素精灵流动的通道...这戒指是戒指,精致!”

公主御笑着用眼神道:“四线元素精灵在他手中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,它可以一直存在下去。这孩子不是一般人。”

宁太太还不太明白他们在吹嘘什么,但她听得出来这是一句好话!

靖公主和御用公主都在夸妙宁!非常荣幸!要知道,这两个都是生活在新女人圈里的重要人物!得到他们的赞美,就是得到背后势力的敬佩!苗宁的未来是无限的!

宁太太喜极而泣。

然而,当她高兴的时候,她没有忘记伤害南宫夫人。

“怎么样?你现在能说什么?你的罗素是……”

但在宁太太说话之前,她发现自己错了...

因为她发现罗素在动。

这次-

罗素的脑回路和苗宁的一模一样!

她想出来的是进行四系元素精灵的无尽循环...

很多人真的抑郁到内伤,比如宁夫人。

比如人群。

“你说,苏真的看不到苗宁考试吗?为什么她每次遂宁做什么就做什么?”

“我也说过,这很奇怪。罗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"...可能是巧合吧?”

这真的是巧合吗?

其实这真的是巧合。

苏真没想到苗宁已经比她提前一步建立了四元素循环系统。此刻,她还在完善流通体系。完美之后,罗素鼓起掌来,脸上带着微笑。

而就在这时,他们发现缪宁选择了退出。

“它出来了?游戏不是还有五天吗?”

“这是提前提交的。看来遂宁这次对自己的工作还是很有信心的。”

手机请访问:

此章加到书签